老y文章管理系統默認廣告,請到后臺廣告管理中修改

小關風土錄之—— 九曲河水清凌凌

時間:2019/6/17 16:53:51

  核心提示:河南鞏義市小關鎮小關村,是個既古老又年輕的村莊。說古老,是說我們的先人在這片土地上休養生息繁衍后代的時間,可以追溯到距今6000年前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時期;說年輕,是說20世紀80年代以來,小關這個...
  河南鞏義市小關鎮小關村,是個既古老又年輕的村莊。說古老,是說我們的先人在這片土地上休養生息繁衍后代的時間,可以追溯到距今6000年前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時期;說年輕,是說20世紀80年代以來,小關這個古老的村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比如原來彎彎曲曲的小關河道,現在被青石砌就就是變化之一。

  過去,小關村從西到東常年流淌著一條小河,主流是從孫寨龍王泉發源的溪水,容納了丁煙小溪后,到小關最西邊的村莊軟棗樹,又與分別從馮寨、侯里溝、李子園流出的幾條溪水匯合,所以軟棗樹這個村莊又叫“五通河”,小關河在此基本形成。這條小河先后在今小關醫院門前、小關街西頭、瓦窯村口、西溝口、南溝口、小關街東頭匯入由龍門、大山懷流來的河水,再經前紙坊、月彎、關谷堆,繞了九道灣,經黃鷺坡流出了小關。其間還分別匯入了由王溝等流出的涓涓細流。
  20世紀70年代以前,小關河水不但清澈見底,而且常年都沒有干涸過。每到雨季,山洪暴發,嵩山南麓、佛山北麓的洪水流入小關河,從西到東一片汪洋,二三百斤重的石頭能沖出數里。當時的公路是用青石修建的漫水橋。所謂漫水橋就是“橋”面離河底約一米、寬度能過兩輛汽車;“橋”兩邊砌有漫坡,“橋”中間留有二尺見方的五個方洞,平時河水經方洞流過,遇到山洪則漫過橋面。后來的公路建起了石拱橋。1982年8月2日,小關遭遇暴雨肆虐,咆哮的洪水似脫韁野馬,浪頭兩米多高,沖垮了醫院門前、瓦窯村口、南溝口3座拱橋。小關汽車站那段路沒有橋,下面是3個直徑一米多的水泥管,雨季時讓南河的洪水流過。這一年由于山洪太大,由龍門、大山懷匯集的洪水到這里流不及,成了一片汪洋,淹了公社水泥廠,泡透并沖斷了這段公路。由此可見當年洪水的厲害。

  山洪只是發生在暴雨期間,平時的小關河非常溫順,像母親的乳汁一樣養育著小關人。在瓦窯靛池下邊、南溝口、李家園對面,小關小學門前,關谷堆高巖坡下,夏天往往會被洪水沖出一片水坑,一般有一米多深,洪水過后水潭清澈見底,自然成了男孩子的天然洗澡(游泳)池。放學之后和星期天,常常有不少小學生脫光腚在水里嬉戲,學狗刨、打水仗、扎猛子、板菜瓜(當地兒童在河里游泳的一種姿勢),玩得十分開心。打水仗要有兩人以上,分作兩班,拉開一定距離,把手掌豎起來猛推河水,讓河水激向對方,既不會傷人又很好玩。扎猛子是站在水里,右手拇指食指捏住鼻孔不讓進水,一頭扎進水里,一人做裁判,誰在水里停的時間長誰贏。板菜瓜是站在河岸上,背向河水,跳起來再直挺挺地躺到水里。不過小學生不敢在南溝口、小關小學門前、關谷堆這幾個地方玩水,因為洪水沖到那里是個陡灣,潭水相對比較深,只有大人和大孩子們才敢在那里洗澡(游泳)。除了這些游戲還有捉魚摸蟹。水清魚兒見,河水里還有許多小魚、泥鰍,往往四五個孩子結伙,把一段河水上下堵死,然后讓其改道,再把堵住這一段的河水弄干,就可以捉魚了。如果是一個人怎么辦呢,還有一個方法,就是用竹編的糞叉,看到魚兒游過來,要手疾眼快叉過去,一下子就可以將魚兒撈上來。河岸邊有小洞,里邊一般藏有螃蟹,我們會跳進河里摸螃蟹,有時候一次能摸到七八只。
  那時候我們除了戲水、捉魚、摸蟹,還有一種游戲就是比賽打水漂。每人在河邊臨時撿一塊碗片或巴掌大小的薄石片,用力向水面拋過去。別看這小小的游戲,也要看你的手勁和經驗,如果身勢手勢配合得好,石片可以在水面飛出兩三丈遠,留下一串串漣漪;如果不會拋,三五尺遠就會沉到水里——栽死了;有的甚至一出手就沉水,必然會引來眾人的哄笑。

  在河邊玩的時間久了,如果口渴,不要緊,你根本不需要回家,到河邊沙灘扒拉個小坑,立馬就是一汪清水,雙手捧著喝一口,軟綿涼甜。
  20世紀70年代以前,冬季要比現在冷得多,常常大雪封門,河水自然要結冰。結冰又給孩子們帶來了一個新的娛樂項目。雖然在那個年代大家穿得并不厚,大多數都是一件老套子舊棉襖,里面沒有襯的,外面沒有罩的,河道的風還非常透,嗖嗖地直往棉襖里邊鉆,但這也擋不住玩。我們會在河面“滑冰”。右腳伸出踩一塊薄石片,左腳用力蹬,借力滑出,然后左腳提起,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右腿上,有經驗的話可以滑出去一丈多遠。等到盡興了,再用石頭敲下來一塊冰,一只腳踩著滑回家。
  那個年代,洗衣除了井邊就是河邊;河水既清又是長流,不像井邊需要打水、換水,非常省力。所以常常可以看到孩子們在河邊戲水,婦女們在河邊洗衣。尤其是下午收了工,落日的余暉照射著河面,發出金燦燦的光芒。婦女們一個個?著裝滿衣服的竹籃,來到河邊,找一塊有平面的石頭——河邊有不少這樣的石頭,就是專供洗衣用的。有時河邊有七八個婦女洗衣,大家一邊洗衣一邊談一些見聞,或者說些笑話,洗衣聲、說笑聲、“萬戶搗衣聲”、草叢里蛤蟆的叫聲,共同形成抑揚頓挫的交響曲,此起彼伏。水清、岸綠、魚游、景美,那亮麗的風景、溫馨和諧的農村風光,讓我至今不能忘懷。
  從軟棗樹到后紙坊,居住在小關河北邊的村民,無論河水多大,上街趕集都沒有阻礙。可是居住在河南邊的瓦窯、西溝、南溝、東彎的村民,就有個過河問題。一般情況下,春秋天河面相對較窄、河水較淺,人們就在河里隔一尺多寬放一塊石頭,小關人叫“閘石”,閘住河水往兩邊流,石頭要露出水面,讓行人踩著過河。夏天河水較大,河面較寬,水也較深,要過河就要脫掉鞋挽起褲腿,蹚水過河。20世紀60年代初,國家修公路,小關段建了幾道漫水橋。正對小關街的南溝口也修了一座漫水橋,雖然沒有公路漫水橋寬,但是也可以并排通過兩輛架子車,西溝村的村民從此結束了踩閘石、蹚水過河的歷史。
  小關的母親河流淌了數千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小關人。隨著氣候的變化和人類活動的影響,清澈的小關河再也沒有了蹤影。

作者:王全營 郅公林 來源:《小關風土錄》
  • 上一篇:農村農業農民 2018.1A第477期
  • 下一篇:沒有了
  •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隱私政策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206194.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農村農業農民網是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三農雜志社)主辦的省級涉農新聞網站,以解讀三農政策、農村經濟報道、農業資訊傳播和經濟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農新聞網絡媒體,致力于打造“最具權威性的三農政策網站和最具影響力的互動平臺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