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統默認廣告,請到后臺廣告管理中修改

合歡花開

時間:2018/11/13 2:18:02

  核心提示:村里有個人叫黑伙頭,黑伙頭生下來出奇的黑,接生婆子第一眼看到他就嚷嚷開了:″咦!這孩子咋恁黒,簡止就像一條黑伙頭。'伙頭是我們這一方人對黑魚的稱謂,伙頭本來就黑,再加上一個黑字,那就可想而知了。人生長...



  村里有個人叫黑伙頭,黑伙頭生下來出奇的黑,接生婆子第一眼看到他就嚷嚷開了:″咦!這孩子咋恁黒,簡止就像一條黑伙頭。"伙頭是我們這一方人對黑魚的稱謂,伙頭本來就黑,再加上一個黑字,那就可想而知了。人生長相是由不得自已的,就因為黑伙頭長得太黑,他爹談起他的時候總是說:″娘的,我咋生這么個又黑又丑的孩子,長大后恐怕連個老婆也娶不上。"

  
  黑伙頭從來到這個世界上睜開眼,他爹就這樣說他,到五六歲時他耳朵就快磨出繭子來,黑伙頭第一次學會給他爹頂嘴說:“我就要娶老婆,娶八個,娶一百個,這種現象也許是因為他爹總是貶低他,才造成了幼小心靈有了第一次反抗。黑伙頭從懂事起就愛看同齡女孩,當有女孩從他面前走過,他兩只眼睛死死地盯著,直到人消失了,他的目光還呆滯地望著。村里的老娘們見到他這種異常行為,說:“黑伙頭這孩子長大一準是個水逛貨(流氓)。”
  
  黑伙頭到了上學的年齡,也沒有和別的孩子不一樣。論學習,論智力,論說話再正常不過了。他的性格驟然變化還是從上初中起,一進學校,他兩眼就盯上了班里的一個叫二花的女生,兩眼好象一輩子不打算離開一樣,盯得二花心里發慌。二花就報告了老師,調皮男生就起了哄:″黑伙頭二花啷得個啷!"俏皮的女生咬耳朵:″二花要嫁黑伙頭有肉吃,黑伙頭兩片嘴唇能調兩盤萊呢。黑伙頭的眼皮腫囊囊是看二花累的,哈哈哈!"其實她們聲音雖小,黑伙頭也是聽得到,因為黑伙頭的座位就在她們后排。同學們有事沒事就拿黑伙頭開玩笑,女生們也斜著眼瞟他,捂著嘴笑他。說些不堪入耳的話。老師找他談話,批評他不該看女生,行為不正當,屬于下流。黑伙頭頂撞老師:″那你每天都看女生是啥行為?"把老師氣得找家長告狀,他爹把他一頓苦打,話往狠里罵:″娘的,長得沒人型,驢頭驢臉的凈干流氓事,丟人敗德的東西,別上學了,拿書包滾回來!"黒伙頭十三歲輟學務農,沒有男伙伴一起玩,更沒有女孩敢接近他。他心情好郁悶,他心里說不就是黑點丑點嗎,他審視自己站在鏡子面前,張嘴看看嘴里子就是黑的,兩片又厚又大的嘴唇總也合不住,一張口滿嘴黃牙,一雙腫眼泡就象兩個核桃瓢一樣,襯托著一雙小眼睛異常發亮,他越看自已越覺得自已長得寒顫。他罵自己,心里還敢裝進二花。真是不要臉,看看人家二花啥長相,自己啥長相。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越想他越覺著自己丟人。照著自己狠抽兩個大嘴巴。他爹進來見他抽自已嘴巴,問:″干啥呢?干啥呢?"黑伙頭聽到他爹猛不丁在身后吼,轉身正和老爹打了個照面,心中緊張,有些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想二花……"他爹一聽來了氣,″想二花,想二花,沒出息的東西,老婆子迷。"他爹氣哼哼地走出屋去。其實黑伙頭想說,他看二花并非是下作,只是看看罷了。這句話他爹沒聽下去,他只能對墻說了。黑伙頭又想起二花,不就是我長得黑嗎,不就是多看你一眼嗎,干嘛非報告給老師不可。為什么王支書的兒子拉著你、擰你,按住你胳肢,你還賤笑。老子是長得黑點丑點,等老子將來有了錢還不要你呢!黑伙頭有些憤憤不平。
  
  黒伙頭長到十八九歲,身體健壯挺拔,只是長相依然的又黑又丑。他的性格極端的改變。他不再看任何女人,話越來越少,羞于見人。每天收工后一頭鉆進自已的住室內。室內黑咕隆咚的,窗戶很小,母親偏偏又在上面安了個雞窩,把光線遮擋起來,這就是他一個人的世界。從此黒伙頭上工干活慢慢騰騰,工間歇息的時候躲人群躲得遠遠的,坐在地上兩腿拱著,頭伏在兩個膝蓋上,儼如一條休眠的蛇。一邊平輩的嫂子們見到他這個樣子就挑逗他,沖他喊:″伙頭過來!"黑伙頭懶洋洋地抬起頭來,見翠嫂向他招手。翠嫂笑得如一縷春風,他就走過去蹲在翠嫂身邊。翠嫂一邊納著鞋底一邊問:″伙頭!今年多大啦?"翠嫂的聲音就像泉水叮咚。伙頭答“十九!″翠嫂拿眼盯著他說:″噢!該成家了,給你說個媳婦吧?"
  
  黑伙頭″嗯"一聲,翠嫂顯得十分親昵地說:″回家給咱嬸說一聲,炸兩籃油果子,再稱幾斤雞蛋,"翠嫂仔細看著黑伙頭,繼續說:″她啊,長得大高婆娘,倆大眼,黑展展的,一條大辮子,中不?"翠嫂又拿眼瞅他。″中"黑伙頭滿臉羞澀不敢和翠嫂對視。翠嫂又說:″咱可說好,你可別嫌棄人家,我覺著你兩很般配。″″嗯"黑伙頭有些激動。翠嫂便把聲音提到高八度說:″她就是長了四條腿!"直到這時伙頭這才明白翠嫂是拿他開涮,編著空兒罵他。黑伙頭頓時滿面羞愧起身躲得遠遠的。引得一群做針線的女人哄堂大笑。她們卻不知這句玩笑深深刺痛了伙頭的心,伙頭拿眼望一下不遠處的一頭大黑驢,拴在樹樁上,渾身黑呼呼的,糙糙毛毛,垂頭搭拉腦的,兩只眼角布滿眼屎,下唇一邊歪著,顯得真是骯臟。他想或許翠嫂嘲笑他像那頭驢。黑伙頭隨著年齡增長更加自卑。生產隊那會兒,別管吃好吃賴,或窮或富,社員們干起活來情緒十分高漲。那年三伏天,隊里搞高溫積肥,土堆堆得像小山一樣,墊起了一個長長的跑道,用力車還住土堆頂上盤土盤草皮,三個男勞力編一班,實行包工。人啊拉著重車哇哇叫著住士堆頂上沖。黑伙頭與人搭班,腿像灌鉛一樣,步子跑不快邁不開,讓人更可氣的是,沖到半坡上正是需要齊心合力的時候,伙頭猛然丟掉拉繩,蹲下去系鞋帶,這下可好,車子倒了下去,掌把人拽不住,車子脫手而去,力車負著重帶著慣性,箭頭一樣朝下沖去,把正在下面平路的隊長一下撞出一丈開外,當場昏死過去。
  
  那年月隊長就是土皇帝,迎逢巴結的人居多,隊里保管員八賴子,會計老糾看到了黑伙頭的行為,當場圍住黑伙頭拳打腳踢,用繩捆了押到大隊部關了起來,準備第二天游街示眾。黑伙頭有個堂哥,當時不在現場,一聽堂弟被抓,聽說是八賴子干的事。他的外號叫轉眼(二百五),于是一路罵著闖進大隊部,見堂弟被關著,有兩個民兵拿著槍看守,有氣沒處撒,上去照著民兵就是幾個耳刮子。逼著他們放人,如果不放人,就殺他們個門門絕戶,轉眼的名聲在村里轉得出了名,民兵們哪敢碰他,硬著頭皮放了伙頭。然后他們造了個假現場,說黑伙頭侍機跑了。黑伙頭這一跑就是四十年,半個人生,四十年沒有音信,這一回來,簡止就是一場大的新聞。村里所有聽到消息的人都朝村口跑去。
  
  村頭那棵古老的合歡樹下坐著兩個人,黑伙頭還是那副又黑又大又高的身板,依然如故的堅挺,只是一張又黑又長的臉布滿橫七豎八皺紋,亂糟糟的灰白頭發和胡須寫滿蒼桑與艱辛,由于天熱缺水的緣故,他的烏黑的嘴唇裂著血口子。他的屁股下墊著一捆雞叨似的破棉被。他的面前站著一個女孩子,看年紀最多十五六歲。這個女孩短短的頭發是用剪刀剛剪過的,顯得長短不齊。臉蛋上結滿一層厚厚的灰泥。一臉呆癡,一條木紅色的褲子比抺刀還要油膩,一件翠綠的上衣,己被汗水浸蝕,結著白花花的鹽漬。女孩子沖低垂的樹枝上掐了一朵合歡花,望著花兒癡癡地笑著。兩人身上散發著一股十分難聞的氣味。八賴子一瘸一拐的扒開人群,望著黑伙頭,好象見到了八輩仇人:″黑伙頭,你當年畏罪潛逃還敢回來,現在又拐帶婦女,你真是不要命的東西。"村里最會禍事的女人,外名叫花棒槌的長了一張最毒的嘴,這會兒又來了:″咦!這就是黑伙頭啊?像個非洲人,別看人樣子賴,還怪騷胡哩!這是從哪里拐人家的傻閨女,你瞧瞧!你瞧瞧你一個老梆子作踐一個小閨女,就不怕老龍抓了你!你就不怕壞良心?娶這么個小閨女當媳婦,爹不象爹,爺不象爺的……呸呸!惡心死個人!"
  
  花棒槌正喋喋不休地數叨著,黑伙頭的門宗侄子蠻強這時也擠進人群,剛好聽到花棒槌正胡言亂語,他并沒有發脾氣。蠻強與他爹不一樣,一身正氣,人忠厚老實。說話辦事挺順人心,縣里鄉里都很看好他的人品,幾次動員他出任村長。他總是謙虛說自已沒帥才不能勝任,在村里辦起了服裝廠,解決了一百多人的就業問題。當他聽說他黑伙頭叔回來了心里很是高興,他爹曾多次給他講起黑伙頭,當他看到眼前的伙頭叔,跟他想象中的人一模一樣。他爹說,只要是他門宗的人窮也好,富也好,連著筋就是親人。蠻強聽到花棒槌說他親人的壞話,他也不想和這個沒素質的女人一般見識。就咳了兩聲以示制止,花棒槌一見蠻強,自知自己說錯了嘴,對著身邊人擠擠眼,伸伸舌頭,作個鬼臉急忙鉆出人群。八賴子自顧嘴狂,卻忽視了黑伙頭是蠻強門宗的親人。他也只有掂腿就遛的份。
  
  蠻強站到黑伙面前跟他打招呼:″叔,我是你鐵錘哥(轉眼)的二兒子,叫蠻強,聽說你回來了,我爹讓我來接你。"黑伙頭待了半天之所以一直沒有進村,是見村子變化太大,座座樓房排列整齊,街道水泥路面寬闊筆直。當年他離開村子的時候,村里人家住的是破爛不堪的草房,眼前好多住宅那時還是耕地,現在村子的住戶多出了一倍。他要找到自家的老院還真不知從哪里走起。這一見有了侄兒來接迎,真是激動得要掉眼淚,他忙起身,卻是找不到話題。蠻強又指了指傻女問:″叔,這就是我嬸?"
  
  黑伙頭一聽問,顯得很是羞澀的樣子,拿一只大手直搓腮幫子,卻說不出半個字。黑伙頭來到自已的老宅,四十年的變遷,早己找不到當年的影子,爹娘雙方歸西。原有的三間草房早己坍塌,滿院荒草凄凄。幸好有門宗人的情份在,出力出資幫他搭建了兩間簡鄙的住室。好歹總算有了個家,黑伙頭還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派出所就找上門來。說是有人舉報他拐帶婦女,非法姘居。黑伙頭和傻女人被一并帶到派促所去詢問。民警自然要問傻女人姓啥名誰,哪里人氏,年齡幾許。可黑伙頭對這些個一問三不知,只說傻女人是從湖北燕子脊帶回來的,她是老板的女兒,老板是廣西人。因包魚塘賠了本,欠著伙頭三年工錢沒給,就把一個傻女兒送給黑伙頭作妻。派出所派兩名民警去了湖北燕子脊,調查結果,黑伙頭所說的全是事實。派出所長聽了后直撓頭,尋思,不知道傻女姓啥名誰,年齡多大,家在哪里,沒法作出處理結論,更何況又找不到廣西老板的蹤跡,干脆,要么把黑伙頭遣回原籍,要么讓黑伙頭辦個遷回手續,催促黑伙頭領證結婚。黑伙頭被免除監視,幾經周折才把戶口遷回,接下來是黑伙頭每天一只手背著袋子,一只手牽著傻子,沿大街小巷撿拾廢品。隔段時間人們突然不見了黑伙頭和傻子,傳言沸沸揚揚的,沒過幾日卻見黑伙頭一個人回到村里。有人說黑伙頭出門在外一不小心走失了傻子,又有人說黑伙頭三年工錢換個傻女人,覺著虧本,又跑外面把傻女賣了出去。花棒槌的推理更充滿一股血腥味,她說某個地方一婦在田里澆玉米被人挖了腎,又有哪里一個男人在側所里被取了肝,哪哪有人被剜了眼珠子。閑言碎語說東也好,說西也好,一點也沒影響黑伙頭過日子。一天縣委書記來村里搞調研搞精準扶貧,看到伙頭的兩間扎扎綁綁的棚子問是咋回事,聽村支書匯報后,縣委書記把個鄉長村支書一頓好批。責令在一月之內必須為黑伙頭建造兩間寬敞明亮的房子。
  
  冬去春來,一年有余,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黑伙頭領著傻女回到村里。這真是一個靚瞎眼的事。傻女人不傻了,穿著時髦,發型講究,背個小包也是名牌的。這個時候人們才得知,是黑伙頭一年前送傻女到北京精神病院去冶療,傻子病情得到痊瘉。家中有了正常的女人,黑伙頭的日子紅火了,院子里養了小狗,養了些小雞,家里添置了兩張沙發床,彩電,冰箱,冼衣機,家里也有了竄門的女人們,黑伙頭閑下來,坐在沙上蹺著個二郎腿,家里女人給他端茶倒水,喝著茶看著電視。這就是他有了女人以后的幸福日子。
  
  可是好景不長,一個早晨,黑伙頭家的女人哭得驚天慟地。驚來了半個村子
  
  的人,一問才知道黑伙頭不告而辭。這件事情很快得到證實,黑伙頭去鄉里退掉了補助建房用掉的五萬元人民幣,又去他轉眼哥哥家給哥嫂兩萬元錢,說這一走永遠不回。有人勸慰黑伙頭的女人,說八成是伙頭迫于經濟危機,為養家糊口,才走了出去。伙頭的女人從枕頭下拿出一本存折,還有拉下的護照,還有一本筆記,蠻強一看才知道才知道黑伙頭那些年漂洋過海,在異國他鄉拼博十年有余,建筑,割膠,裝卸出盡了苦力。在湖北養魚只是后來的事。人們這才明白黑伙頭為什么能夠支付這么一筆昂貴的醫藥費。人們又看到黑伙頭女人寫在床頭的一段文字。
  

  黑伙頭,我曾合歡一生只嫁你一人,我讓你知道,我叫曾合歡,廣西半嶺下人,現年十八歲,漢族,高中畢業。常受繼母虐待……你給了我新生,我一生做你最好的女人。曾合歡是個癡情女,一連幾日茶不飲,米不進,嘔吐,腹瀉。蠻強夫婦要送曾合歡住院就醫,花棒槌說合歡像懷了身孕,蠻強夫妻二人滿心歡喜,就陪著合歡去醫院作彩超,檢查身體。村里的一些女人們,閑得沒事可做,專等一場最新的新聞。蠻強從醫院回來車沒停穩!一群女人們齊圍了過去,蠻強把一紙彩超報告單扔給了花棒槌。這花棒槌一看,嘴張得像吞了個熱糖丸子,驚叫:″啥!啥!曾合歡還是個黃花大閨女!"


作者簡介:侯四嶺,周口市作家協會會員,河南商水人。有多篇作品發表于報刊,網絡,熱愛文學藝術,對文字有著熾熱的追求。

作者:侯四嶺 來源: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隱私政策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206194.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農村農業農民網是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三農雜志社)主辦的省級涉農新聞網站,以解讀三農政策、農村經濟報道、農業資訊傳播和經濟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農新聞網絡媒體,致力于打造“最具權威性的三農政策網站和最具影響力的互動平臺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