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統默認廣告,請到后臺廣告管理中修改

“與狼共舞”振興民族種業

時間:2018/7/11 1:44:54

  核心提示:多年來,種業界關于如何應對“狼來了”的聲音和爭論一直不斷。日前,國務院發布的《關于積極有效利用外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強調,要“取消或放寬種業等農業領域外資準入”,再次引發業界的關注和討...

多年來,種業界關于如何應對“狼來了”的聲音和爭論一直不斷。日前,國務院發布的《關于積極有效利用外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強調,要“取消或放寬種業等農業領域外資準入”,再次引發業界的關注和討論。

作為農業生產鏈條最前端,良種的作用至關重要。“要想從源頭上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必須把良種牢牢攥在自己手中。”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員方智遠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讓中國人的飯碗主要盛中國的糧食”“要下決心把民族種業搞上去”。在改革開放不斷深入的大背景下,壯大民族種業勢在必行,但依舊任重道遠。

外資布局中國種子市場

早在1997年,我國就已經放開種子市場。當年,原農業部出臺了《關于設立外商投資農作物中資企業審批和登記管理的規定》。在此之后,孟山都、先正達、杜邦先鋒等跨國大型種業集團紛紛進入我國。

美來生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劉石曾在1993年~2001年就職于孟山都遠東公司、2001年~2009年擔任杜邦先鋒良種國際有限公司中國區總裁。他向《中國科學報》記者回憶,當時國外種業公司主要以與中國種子企業合資的形式進入中國市場。

而國外種業公司考慮到自己既有品種又有相關技術,希望做大股東,“但最后跟中國政府經過長時間談判都沒有成功。”劉石說。

當時我國還沒有相關法律規定國外種業公司占股份額,只有內部精神要求國外公司只能做小股東。劉石經歷了孟山都進入中國的整個過程,最初合作是抗蟲棉技術。1998年,憑借優良的抗蟲性能,孟山都公司迅速占領中國棉花市場,壟斷了中國棉花市場份額的95%。

劉石介紹,看到孟山都公司的發展勢頭,中國隨即出臺相關政策,嚴格限制國外公司控股,最多不超過49%,“也間接推動了《種子法》的出臺”。

隨著2000年《種子法》的實施和2001年我國加入WTO,我國種子產業進入全面市場化和對外開放階段。跨國種業集團涉足范圍不斷擴大,逐步進入大田糧食作物。

比如,2002年杜邦先鋒與山東登海種業公司成立登海先鋒種業公司。他們研發的先玉系列玉米種子在國內暢銷,迅速在國內種子市場上占據重要份額。“先玉335”玉米品種是典型代表,其推廣面積從2006年的26萬畝驟升至2009年的1691萬畝,在中國玉米品種中位居第三位。

這時,種業外資威脅論興起,國內開始關注。“而先鋒在中國的發展推動了中國出臺新政發展國內種業。”劉石說。

除了合資,與國內科研機構進行合作是外資進入中國的重要形式。事實上,種子的研發具有地域性,為了更好地獲得種質資源,開發出適合我國的品種,外資通過這種形式不斷提升自己在中國的產品研發能力。

隨著跨國種業集團在研發能力上的提升,它們在中國市場的規模不斷擴大,從而加快在中國的戰略布局。

實際上,和其他領域一樣,中國種子產業市場是跨國種業巨頭最看重的。據農業農村部統計,僅過去的五年,我國種業市場規模就從400多億元增長到700多億元。

跨國種業集團快速發展的同時,民族種業生死存亡的問題被頻頻提出,種業外資威脅論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話題。

北京市農林科學院院長李成貴在2011年擔任北京市農委副主任時,分析概括了種業外資威脅論的觀點,主要包括:一是對種質安全造成威脅,二是對種子產業安全造成威脅,三是影響國家糧食安全,四是威脅農戶經濟利益安全。

當下,放寬種業外資準入的政策出臺,是否會倒逼中國種業的奮起?

“土種子”有發展 更有差距

不可否認,跨國種業集團確實給中國種子產業發展帶來了壓力。但通過各方努力,近年來我國農作物新品種選育取得了重要成就,良種在農業增產中的貢獻率已達43%以上。

以蔬菜種子為例,我國在與跨國種子公司的激烈競爭中,2000多名科技人員培育出4000多個品種,占據約80%的市場份額。秋大白菜、蘿卜、黃瓜、辣椒、春夏早熟甘藍等大宗蔬菜及大量地方特色蔬菜品種,國內品種占有重要優勢。

但是,“國外在設施栽培專用番茄、茄子、胡蘿卜、菠菜、洋蔥等重要蔬菜品種上,占有較大的市場份額。”方智遠向記者介紹,美國等發達國家良種在農業增產中的貢獻率普遍在60%以上,我國還有一定的差距。

方智遠指出了其中存在的問題,比如種企數量多、規模小,創新能力不強,產學研結合不緊密。

根據農業農村部統計,截至2017年3月,全國持證種子企業減少到3474家,然而近60%的種子企業注冊資金不足3000萬元。而美國種子企業雖只有1100多家,但其規模龐大,種子產業規模是我國的10倍以上。

科技部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趙剛也承認雙方差距比較大。他向《中國科學報》記者總結了比較明顯的兩個差距,一是企業缺乏育種積極性,科研和生產分離。趙剛介紹,國外公司多為產學研用一體化的企業,有合理的制度指導新品種選育,通過有實力的種企負責組織研發,保障有足夠資金投入。而我國大多數育種工作在科研院所完成,大多數制種企業沒有科研能力,科研和生產相分離。

另外,國外企業的育種面向市場,注重售后服務。比如他們愿意為農戶種植提供輔導,這樣有利于收集農戶資料和信息反饋,從而幫助實現其育種目標。而目前我國種企更多扮演代理商的角色,賣完種子便完成使命,忽略售后服務。

此外,國內對種子銷售渠道缺乏有效的管理,使得假冒種子流入市場。

“當前形勢下,我國種業發展既迎來機遇,也面臨挑戰。”方智遠說。

辯證看待,加快振興民族種業

實際上,我國種子產業市場化只有20年的時間,起步相對較晚,不得不承認差距的存在,但更要看清努力的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曾強調,要下決心把民族種業搞上去,抓緊培育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良品種,從源頭上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一個世界,一項技術能夠創造一個奇跡。

“不僅要提升科研院校基礎性、公益性育種創新能力,加強科研院校與種子企業的戰略合作,也要求我國盡快形成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大型種子企業,不斷提高種子的科技含量,培育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產、優質、穩產的良種,從而提高國際競爭力。”在方智遠看來,只有這樣,才能“把民族種業搞上去”,使我國農民使用更多的自主培育的良種。

對于外資進入我國種子產業市場,劉石認為還要辯證看待。在他看來,外資進入可以帶來國外先進的育種技術與管理經驗,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我國種子產業落后的狀況。另外,外資進入給我國種子產業帶來了外來的壓力,刺激國內種子產業的創新和發展。

“從整個方向來看,對外開放是發展趨勢,種業也不例外。”劉石告訴記者,未來我國育種方要朝著提高效率和品質的方向發展。

趙剛也持有相同看法。他認為,目前我國要充分發揮企業創新主體的作用,選擇一批有能力、有實力的種子企業組成聯合體,以“抱團”的形式提高國內種業的綜合競爭力。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陳義媛博士等人對玉米種子調查發現,一方面,玉米種子的商品化程度極高,但農戶自留種的比例僅為1%,農戶對種子市場有極高的依賴性,農民育種體系幾乎遭到全面摧毀;另一方面,《種子法》頒布后,政府在種子市場監管方面有相當程度的下降。

“我們呼吁國家種業科研體系建設與農民基層育種實踐并進,同時從制度上強化政府的責任和對種子市場的監管力度。”陳義媛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

事實如此,壯大民族種業,除了要按照“育繁推”一體化的思路推進,更需要相關部門切實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和市場環境,注重創新機制、激發活力,著重解決好科研和生產“兩張皮”的問題,真正讓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

作者:秦志偉 來源:中國科學報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隱私政策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206194.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農村農業農民網是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三農雜志社)主辦的省級涉農新聞網站,以解讀三農政策、農村經濟報道、農業資訊傳播和經濟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農新聞網絡媒體,致力于打造“最具權威性的三農政策網站和最具影響力的互動平臺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