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統默認廣告,請到后臺廣告管理中修改

半工半農,“土地哲學”保倉實心安

時間:2015/3/18 9:05:11

  核心提示:地不丟,自己就可以儲存下糧食,而且這種半工半農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轉出去單靠打工掙錢要保險要穩定    位于河南省中部偏西南的葉縣是“中國巖鹽之都”,這里雖以鹽業聞名,其農業生產也占到較大比...

         地不丟,自己就可以儲存下糧食,而且這種半工半農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轉出去單靠打工掙錢要保險要穩定
  
  位于河南省中部偏西南的葉縣是“中國巖鹽之都”,這里雖以鹽業聞名,其農業生產也占到較大比重。羊年春節的喜慶氣氛尚未散去,葉縣仙臺鎮馬莊村已經有幾個年輕人出發去南方打工了。然而,這樣的現象似乎不是主流,大多數馬莊村民在春節過后并不急于外出,他們要先把地里的莊稼安排好,再盤算去哪里打工劃得來。
  “河南畢竟是全國的糧食主產區,像咱馬莊就一直以農業種植為主,村民基本上是打工和種地配合著來。大概算一下,每年的夏收秋種等農忙季節也就是在家待上50天左右,其他時間都能出去打工。地不丟,自己就可以儲存下糧食,萬一遇到災害年景,至少保住肚子不受餓。而且這種半工半農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轉出去單靠打工掙錢要保險要穩定。”馬莊村71歲老支書賈自學的這番“土地哲學”,很有代表性。


  
  
  
  茁壯生長的麥苗預示著羊年的好收成


  種地變得容易了
  2月27日,一股冷空氣突襲中原大地,盡管預報中的雪沒有飄下來,風還是有些刺骨。上午10時許,馬莊村北邊百余畝連綿的麥地里難見到一個人影,綠油油的麥苗已長到20多厘米高,正在分蘗。氣溫低,使得按生長時段應該噴灑的農藥無法施用,村民們也趁空再享受一天年味兒。
  由于年前就發現自家的7畝多小麥有一半出現了黃葉,任聯民這幾天正在上網查閱資料,還準備去縣城的農藥門市部咨詢,看這種現象是屬于營養不良還是麥種的問題,用啥藥能治好。“說起來的話現在種地比以前容易多了,犁地、播種、收割都用機器,天旱了需要澆水地頭就有機井,打藥、追肥這些人工活也花不了多大功夫。”任聯民跟記者侃侃而談。
  今年46歲的任聯民初中畢業后回家務農,那時候他就是一邊種地一邊出去打零工,面粉廠、糧所都呆過,也下過煤窯。因為跟著父親學過機械維護維修,任聯民這幾年在葉縣一家私營面粉廠負責生產,年薪3萬元。廠子在葉縣縣城,離馬莊村只有14公里。“為了照顧地,其實我們村外出打工的都走不遠,就是去了南方的廣州深圳,如果農忙時候實在回不來,給家里寄錢雇人干活也行。主要是咱這周邊沒有啥大企業,經濟條件還不是很好,在外面打工收入也不保準。像我工作的面粉廠效益就在下滑,所以地不能丟,糧食必須有保證,家里什么時候都得有吃的。”任聯民說。
  任聯民算過一筆賬,現在的一畝地不管種小麥還是玉米,種子、化肥、農藥、除草劑加上澆水、收割的費用,總成本在270元到300元之間,而國家給農民的土地直補費用每畝還有140元。“2014年,小麥的收購價是每斤1.24元,玉米每斤能賣到1.05元,我家7畝多地一季就能收入7000多元,賣糧的收入加上我和兒子出去打工的收入,算是不錯了。”說話間,那種滿足感溢上了任聯民的臉龐。
  馬莊村現有709口人,人均可耕地1.3畝左右,賈自學在村里當了25年的黨支部書記。據他回憶,早些年村里的小麥一畝地產量不到600斤,玉米每畝就沒有超過1000斤的,這幾年兩者的畝產量一直在往高走,均在1200斤左右,一個是種子、化肥質量提高了,再一個就是水利配套設施很到位。
  “俺這里如今是旱澇不怕,政府搞農業綜合開發,我們村不到1000畝地打了29眼機井,灌溉方便,小麥玉米全保豐收!像咱中原地帶,個別有經濟實力的村,土地整體流轉,效益是好,而且這幾年國家的“三農”政策也鼓勵農民走土地大面積流轉、適度規模經營的路子。但據我了解,現在的一些土地承包大戶,不是為國家為老百姓保糧食,而是為賺錢改變了種植方式,存在不少風險。俗話說‘手中有糧心不慌’,我們馬莊本來地就不多,大家更愿意選擇種地打工兩不誤的方式,穩步向小康村發展。”賈自學對記者說。


  
  


  國家農業綜合開發項目讓農民受益,任聯民說現在種地可輕松


  打工不丟地圖個食安心安
  與任聯民有著同樣想法的,還有圪垱店村的張紅軍。
  圪垱店村原屬葉縣保安鎮,2006年7月,因為燕山水庫建設的需要,該村整體搬遷至城關鄉轄區。據城關鄉副鄉長郭中賢介紹,盡管目前葉縣發展的規劃重心放在城關鄉,該鄉12個行政村已納入城市化管理,但仍有三分之二的村以農業為主,包括圪垱店這個移民村。“村里有1762口人,以前地處丘陵山區,人均3畝多地,搬過來以后全村僅有1600畝耕地,人均不到1畝。地少了,大家都很珍惜,加上老一輩人的觀念,現在每家每戶還都保留有麥囤,糧食主產區不可能丟了種糧的根本。一些青壯年勞力農忙過后外出打工的也不少,做化妝品生意,一個月賺幾千元沒一點問題。”郭中賢說。
  走進圪垱店村村民張紅軍的家,緊挨門洞的第一間房便是儲藏室,室內兩個鐵皮制成的囤子裝得滿滿當當,全是小麥,總共4000斤,囤沿上“五谷豐登”的新春對聯顯得很喜慶。
  張紅軍今年44歲,有兩個女兒,家里4口人。1989年,高中畢業的張紅軍就開始在村子里當代課老師,后來政策變化導致下崗,到了移民新村,他便和幾個同齡人一塊做起了化妝品生意。“原來在老家有6畝多地,一年靠種地收入3000元都算高的了。現在只有3畝6分地,但比較肥沃,每年能收4000多斤糧食,基本上都存起來。剛到這里的時候家庭消費一個月500多元就夠了,現在每個月消費得2000元左右,漲了好幾倍,今年光過年的紅包就發出去1萬多元,沒辦法,農閑了只好出去打工貼補家用。我們基本上是七八個人一起,互相照應,每年都是過了正月十五出發去上海訂貨,以洗化類產品為主,然后跑到全國其他城市做直銷,主要是賣給沿街的商戶。一般在6月份收麥子的時候回來,麥收后在家休息幾天,又出去了。在外面跑是辛苦,可收入高,一年能掙4萬多元。你看,2013年我還花6萬多買了一輛五菱宏光汽車呢!”張紅軍一邊聊著自己的經歷,一邊用手指向自家的車庫,臉上的笑意掩飾不住。
  堅持打工不丟地的張紅軍有著一套獨特的“糧食經”,他說:“我家里的地什么時候都不能放手。因為現在的人都很重視食品安全,好多病全是吃出來的,只有吃自己種的糧食才會覺得放心,再者有糧食在那兒放著,心里踏實,就是我出去打工不掙一分錢,家里最少有吃的。俗話說‘米面夫妻,酒肉朋友’,家里有吃的,家庭才能和諧穩定,日子才能夠過好。而且我出去的時候,妻子一個人在家邊帶孩子邊干點零碎的農活,除草啥的用人工,很多都是機械了,她也不會很累,平時村里有文化活動她還可以參加,比我還瀟灑。”


  
  家里的糧囤存放著4000斤自種自收的小麥,張紅軍覺得就是自己外出打工也心里踏實


  承包大戶有期待
  在圪垱店村,年近六旬、老實巴交的張德算是有點名氣的,他的出名是因為他是村里為數不多的土地承包大戶之一,包括自家的耕地在內,有45畝。
  “別人覺得出去打工掙錢,我覺得在家種地也能掙錢!在老家時我就承包過20多畝地,山區的地產量不高,但養活一家人沒一點問題!”張德開門見山的話語里透著一股子豪爽。
  圪垱店村的現有耕地原系葉縣原種場所有,是試驗田,地肥又平整,便于機械耕種,水利配套設施也齊全,與老家的散塊沙土地相比,每畝地的收成最少提高了3成。張德在搬到新村的當年就以每畝100多元的價格承包了原種場工人的自留土地40畝,一年種兩季莊稼,糧食產量在9萬斤左右,盡管現在每畝地的承包價格漲到了300元,張德靠賣糧收入也足夠讓一家5口人生活過得滋潤。張德27歲的二兒子張民在接受采訪時就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我初中畢業后也出去打過工,給別人開車,建筑工地也干過,好的時候每個月能領3000多元的工資,可減去花銷,也不落個啥,還不如回家種地有保障。現在我給父親做幫手,犁地播種都是用自己購買的小型拖拉機,收小麥收玉米的時候才租用人家的大型收割機。家里開了個小門市部,平常由我照顧著。這兩樣活一年的收入也不比村里其他人家差。”
  張德也遇到過煩心事,那就是為賣糧發愁。像2014年,天氣干旱,一畝玉米要澆3遍水,光澆地費就比往年增加了100多元。成本高,自然希望糧食能賣個好價錢彌補過來。結果9月份玉米就收割晾曬好了,價格卻一直低迷,拖到12月份,眼看天氣轉涼,又沒有好的儲存條件,張德不得不以每斤0.95元的價格出手,4萬多斤玉米比2013年少收入1萬元左右,差點賠本!
  “遇到這種糧價不穩定的情況,希望政府能根據當年的農業自然環境變化出臺個糧食保護價,讓我們種地的心里有底,有個保障。如果有農業保險更好,我也愿意投保,保險費用合適、賠償多一點更好。有條件的話我想擴大規模,再多個200畝地我也敢承包,那時候希望政府在貸款上給予支持,讓我能自己買得起大型農機,實現機械化操作,像小麥收割機、玉米收割機都得有。我想,靠自己的雙手辛勤勞動,在土地上也能刨出金子來!”談起新一年的打算,張德的話匣子就關不住了,說得頭頭是道,激情飛揚。

作者:文、圖 本刊記者 梁金朋 來源:農村農業農民新聞網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隱私政策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206194.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農村農業農民網是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三農雜志社)主辦的省級涉農新聞網站,以解讀三農政策、農村經濟報道、農業資訊傳播和經濟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農新聞網絡媒體,致力于打造“最具權威性的三農政策網站和最具影響力的互動平臺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