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統默認廣告,請到后臺廣告管理中修改

“毒豆芽”引發的豆腐亂象

時間:2014/7/1 8:43:35

  核心提示:一起“毒豆芽”事件的爆發,一夜之間,當地近30家豆腐小作坊全部被勒令停業整改,莫名的市場壟斷也隨之引發。大公司將如何滿足市場需求,小作坊又將何去何從……日前,本刊記者接到舉報,稱河南省三門峽市湖濱區、...
   

    一起“毒豆芽”事件的爆發,一夜之間,當地近30家豆腐小作坊全部被勒令停業整改,莫名的市場壟斷也隨之引發。大公司將如何滿足市場需求,小作坊又將何去何從……

  

日前,本刊記者接到舉報,稱河南省三門峽市湖濱區、開發區的近30家豆腐小作坊,幾乎在一夜之間全部被勒令停業整改;而與此同時,一家有著三門峽市政府引資背景的食品企業,迅速對這個40萬人口城區的豆腐市場形成事實性“壟斷”,每斤豆腐的價格被抬升50%,豆腐皮甚至接近豬肉價……

整改中的豆腐作坊希望能早日重新開業。

 

“毒豆芽”事件后遺癥

  2013716下午3時許,三門峽市湖濱區西賀家莊村一處緊鄰公路的院落突然擁進一群穿制服的人,院子里3家豆腐作坊被要求立即關停、整改,并沒收了漿桶、磨漿機等部分物品。

  717下午4時,湖濱區上村一家豆腐作坊同樣遭遇突襲。“幾個穿制服的小伙子一進院子就拍照、攝像,5個漿桶和幾包消泡劑被裝上執法車拉走。領頭的我認識,是湖濱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工作人員楊華,他說省里有文件,我們這樣的作坊必須立馬停業,還讓我們在722之前把機器搬走,不搬走的話會用焊槍切割查封。”作坊主馬先生回憶起這些細節仍心有余悸。

  720凌晨2時許,距離連霍高速公路入口兩公里處的湖濱區東賀家莊村一個小院,外面雨勢正急,院子里的豆腐作坊內,一家4口也正在忙碌。抓了“現行”的他們被帶至湖濱區崤山派出所,拘押近10個小時,交了1.2萬元現金后得以離開。“他們是湖濱區高廟鄉人,別的豆腐作坊被關停他們也知道,可能覺得自己是本地人沒事,結果栽了個大跟頭。”有知情人反映說。

  其實,這場波及三門峽城區,由湖濱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牽頭,質監、工商、衛生、公安等多部門配合的取締豆腐小作坊聯合執法行動,源起于一起“毒豆芽”事件。

  案情大致為,20119月以來,張民照、賀帥衛、范國興等人在三門峽市湖濱區崖底街道辦斜橋村租了16間廠房,在未辦理任何證照的情況下,非法使用豆芽無根素、漂白粉、速長劑、保鮮劑等對人體有害的添加劑,生產、銷售毒豆芽達56萬公斤。農業部食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的鑒定結論表明,其生產的豆芽中含有亞硫酸鹽、6-芐基腺嘌呤等禁止在食品加工中使用的添加劑。2013310,張民照、賀帥衛、范國興等人被警方當場抓獲。424,長期販賣豆芽無根素等非食用性有毒有害原料的楊千里也被抓獲歸案。目前,此案正在公訴階段。

  723,記者在三門峽城區幾個集貿市場的走訪中得知,自今年3月份張民照等人被舉報抓獲以后,三門峽城區的所有豆芽小作坊已經銷聲匿跡,現在市場上銷售的豆芽均出自洛陽新農村蔬菜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農村公司),每斤零售價1.5元,最低1元。“豆芽作坊剛被取締后的一個月,大家到街上吃個涼皮,里面都不放豆芽了,一個是擔心吃到毒豆芽,一個是豆芽價格猛漲,做生意的為降低成本舍不得放。”

  媒體對“毒豆芽”事件的聚焦,無形中助推三門峽市執法部門拉開了對豆制品市場的整治。那么,這次取締豆腐小作坊聯合執法行動的目的是什么?“毒豆芽”事件發生至今政府部門又是如何加強市場監管的?帶著一系列問題,記者兩次前往三門峽市人民政府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履行了其所謂的采訪程序后,該辦公室綜合科負責人以“整個三門峽城區市場歸湖濱區屬地管理,湖濱區食品安全管理部門相關人員聯系不上”為由,拒絕了所有問題的回應。

 

所有出沒有這張票據,售的豆腐都被認定為“非法”。

莫名的市場“壟斷”

  與“毒豆芽”事件后的豆芽市場被新農村公司獨家“占領”相比,所有豆腐小作坊被關停后引起的豆腐市場震動無疑更加強烈,給三門峽城區40萬市民來了個措手不及。

  見諸報端的情形是:多個菜市場以前隨處可見的豆腐攤像突然蒸發了一樣,只有一家“虢都坊”攤位才能買到豆腐。豆腐批發價從每斤1.5元漲到2元,零售價從每斤2元左右漲到3元。有的飯店豆腐需求量大,為留住顧客又不便同時漲價,只好做賠本買賣;有的單位食堂短期內放棄了采購豆腐的打算;市民買的豆腐價格很貴不說,還不能還價,攤販們的態度也沒以前好了。

  豆腐作坊主李先生向記者描述:“我們小作坊被停業后,71718日兩天,三門峽城區市場上的豆腐最高賣到3.51斤,豆腐皮81斤。如果不是市民舉報,物價部門出面制止,早亂套了!‘虢都坊’緊急給所有經銷商開會通知,只能賣2.51斤,1萬斤也是這個價,不能少。”

  資料顯示,“虢都坊”是三門峽市旺鑫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旺鑫公司)的豆制品品牌。這家位于湖濱區交口鄉政府附近的企業組建于20101月,是三門峽市從上海引進的安全放心食品生產項目,而該項目是三門峽市政府2010年的放心食品工程之一,也是唯一一家由三門峽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全程跟蹤監督服務的重點項目之一。

  725下午430分,記者在湖濱區較大的上村集貿市場(也稱虢府市場)看到,有著幾百戶商家的市場內只有一個豆腐攤位,也只賣一種有“虢都坊”水印的豆腐。攤主告訴記者,豆腐每斤2.5元,是旺鑫公司規定的價格。“以前我賣‘老馬’(作坊主)的豆腐,一天能賣500斤,現在賣‘虢都坊’的豆腐,連200斤都賣不了,沒人吃。”

  在三門峽市開發區向陽村,一家豆腐小作坊正在整修,作坊主馬女士面對記者欲言又止:“我以前賣自己做的豆腐,現在為了維護一些老客戶,做了旺鑫公司的代理。如果我的作坊整改好能重新開業,就不賣它的豆腐了。”馬女士還向記者出示了同時蓋有“三門峽市旺鑫食品有限公司配送專用章”和“合格”印章的提貨單。據她說,目前,三門峽城區菜市場所有批發、零售豆腐的攤位必須有旺鑫公司的這一套手續,否則一經發現,不僅沒收豆腐,還要“抓人”呢。

  采訪中,多個豆腐小作坊主向記者透露,旺鑫公司的“虢都坊”豆腐自2010101開始在三門峽城區市場銷售以來,銷路一直不好,旺鑫公司一直賠錢,直至所有小作坊關停后,旺鑫公司才獨家“壟斷”了三門峽城區的豆腐市場。但實際上,旺鑫公司的生產能力有限,其制作的豆腐只能供應三門峽城區市場需求量的10%~20%。,其他部分貨源來自外地。

 三門峽城區的豆腐市場如今被“虢都坊”一家壟斷。

 

小作坊存廢之爭

  725下午,記者在知情人的帶領下先后走訪了7家豆腐小作坊,其中有3家正在整修。

  湖濱區上村一處面積60余平方米的作坊內,頂棚被重新加了扣板,四壁貼上了白色瓷磚,漿桶全部換成了不銹鋼。作坊主石先生介紹,這次改造花了近2萬元,希望能驗收通過,重新開業。“我們只能盡最大努力改善設備和衛生環境。我們在三門峽城區做豆腐快20年了,我女兒就是在這里出生的,今年都讀大三了,一家人都指望做豆腐生活呢。”石先生的妻子在一旁說。

  上村另一處面積70多平方米的作坊,還保留著717下午被查處關停時的樣子,一些制作豆腐皮的白布還搭在機器上。作坊主馬先生告訴記者,他是2007年租下這個院子做豆腐的,幾年來,衛生、質監、工商等部門每年都要來檢查3~4次,雖然沒辦理相關證照,但他們也認為馬先生的豆腐作坊不是黑作坊。“像你們這樣的小作坊,國家又沒有規定不讓做,你們要把衛生搞合格,干凈點就行。”執法人員檢查時曾這樣說過。“我們用的石膏、消泡劑,也都是他們檢查合格的。”馬先生一邊說一邊搬出來一箱消泡劑,記者看到,這些消泡劑是由江蘇一家公司生產的,有食品添加劑標志,是江蘇省著名商標。其作坊使用的石膏也是來自湖北一家取得全國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食品添加劑)資質的公司。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三門峽市湖濱區、開發區的近30家豆腐小作坊主,絕大部分是湖北省荊門市石牌鎮人,最早的一批1985年就在這里扎根做豆腐。石牌鎮號稱中國豆腐第一鎮,是久負盛名的豆腐之鄉。全鎮共有2.8萬人從事豆制品加工,其加工廠和作坊遍及全國各地,每年利潤超過3億元,僅荊門市就有生產企業和小作坊近400家。這些豆腐作坊都采用傳統工藝,從泡豆、濾渣、磨漿、煮漿、點兌到成型,全部由人工操作完成。

  2000年,湖濱區政府曾在河堤路與文化路交叉口地段投資建設了湖濱區崖底豆制品加工廠(基地)。20019月基地開張,約有30家豆芽、豆腐作坊入駐,政府也統一辦理了相關證照。當時,整個三門峽城區市場上95%的豆芽、豆腐都是這里生產的。從2005年起,隨著城區建設規劃的改變,豆制品生產基地被逐漸擠占,商戶們不得不陸續搬遷。由于政府沒有統一規劃,商戶們在一些集貿市場周圍生存下來,一般是作坊和攤位分離。他們找到當地的市場管理科,希望能合法經營,但也只辦到衛生許可證,其他證照得不到審批。

  2013722,意識到可能要被徹底取締的豆腐作坊主們到三門峽市政府信訪辦表達訴求。“信訪辦的態度有點模棱兩可,沒說不讓我們開業,也沒說要我們具體怎么做。大家要求政府出個圖紙,我們按政府的標準去整修作坊,或者投資蓋新廠房,他們卻說沒辦法出,只說你們整修好了或者蓋好了新作坊,先找湖濱區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的楊華認定,他說行就行。我們覺得政府的做法有點不負責任。我們愿意守法經營,也愿意配合政府,想繼續做這一行,政府總得給我們一條吃飯的活路吧?”采訪中,幾個作坊主向記者訴說道。

  730,記者收到一位作坊主的短信,內容為:有家作坊裝修好了,找他們去檢驗,他們都不去。那家作坊只進行泡豆生產,結果還是不讓干,說人家沒手續,再生產就把東西全收光。

  三門峽市的豆腐亂象被有關專家分析認為是“抽風式執法”和“一刀切管理”造成的。“不管相關部門是有意還是無意,客觀事實上,已經造成了市場的壟斷,屬于政府部門對市場的監管過度。”

  在當前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當地政府監管部門是否真正走進群眾中去,急群眾之所急,解決群眾的難題,切實為群眾辦實事?截至記者發稿時,當地相關監管部門仍沒有給記者一個明確的答復,本刊將繼續關注事態發展。

 

 

 

 

 

 

作者:文、圖/本刊記者 凌崎猛 梁金朋 來源:農村農業農民新聞網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隱私政策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206194.icu All Rights Reserved.
  • 農村農業農民網是農村農業農民雜志社(三農雜志社)主辦的省級涉農新聞網站,以解讀三農政策、農村經濟報道、農業資訊傳播和經濟服務為主要發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農新聞網絡媒體,致力于打造“最具權威性的三農政策網站和最具影響力的互動平臺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